轰总的老婆

ヽ(^Д^*)/.○✨哈哈好久没有刻章子了,好开心没有把老公毁了

导弹×猴子

http://m.weibo.cn/3693187670/3975769829582197?sourceType=sms&from=1065095010&wm=9856_0004

男医生该隐×双枪(猴子)特警尤里安

男医生该隐×双枪(猴子)特警尤里安
    一
    身为医生的该隐喜欢上了一只猴子…对没错他爱上了一只一天到晚都只会说“看本天才的本事”这样蠢话的孩子…不过他不喜欢看到他和任何人接触…一心的想法只是如何囚禁他如何鞭策他…如何让他成为他的囊肿之物,让他的目光只看着自己…但是呢是不可能的。
    “尤里安…总部给的消息说有任务执行…”虽说非常兴奋因为很少有s级任务只会让两个人一起去,这也使该隐心里有一丝不安。
    “唉?!只有两个人吗?不对是什么任务…因为很少有任务只让两个人去吧?对吧”
    天才这个称号可不是拿来做摆设的…
    “怎么难不成害怕了…”
    “本天才怎么可能会害怕走吧”[习惯性的将手搭在另一个人身上事突然发现自己和他身高差距太大了!!!]
    意识到对方想将手搭上来时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排
    “医生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难相处的人没想到人不错,呢我先去收拾了明早一起出发…拜拜明天见哦”
    本想着让呢只活蹦乱跳的猴子等一下的…但是哪知正要张口说话人就不见了…但是最后一刻自己的心跳都和呢只猴子没什么区别了…“这可真不妙啊”
   
    二
    “呢臭小子…你他妈让我怎么睡的着!!!尤里安你给我记住了…”该隐的抱怨使正在擦枪的尤里安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唔…难道谁想本天才我了…”
    “我…绝对会让你某天哭着求我操你……不过这个所谓的某天要多久”
    “卧槽…有一个喷嚏…难不成艾琳[刀锋]想我了?算了一会和他说一声明天要去执行任务………艾琳?艾琳在吗?”
    其实我觉得大晚上你出来找艾琳如果被该隐看到你小心你会出人命“我是出不出去勒”算了“这么晚你干嘛你这只泼猴”
    “艾琳我要和你说我明天要去和该隐执行任务你就来给本天才送个什么礼物吗?”
    “你就不怕有人吃醋?…”说完话后有点后悔了…“给这是最近织好的围巾…拿去”
    “啊艾琳谢谢啦…”如太阳般的笑容这本来是该隐想要看到的…但是不巧还是被该隐看到了
    …我说过了某天我会让你哭着求我操你…看来时间也不晚了。黑下了脸转身就走的该隐…不过囚禁起来会更好吧
    第二天一早
    “医生?什么你说医生做了另一架飞机??为何不和我一架?”
    “谁知道…一大早出来就坐上另一架先走了说到根据地和你会和…剩下的你自己加油吧…”
    混账…我是有多讨厌自己先走…到了根据地在找茬哼
    根据地
    “双枪…双枪呼叫医生听的到请回答,…明明自己说的到根据地会和…怎么会不见人?…”说来也奇怪一晚上没睡好觉也就罢了现在戴着凌给的围巾又觉得缺了些什么…尤里安考虑这算了要不先去执行任务
    一路上下走过来全是尸体,这让尤里安觉得不安心…该隐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该隐?!该隐如果在的话回答我”一头心急如火的猴子一遍喊着人的名字,一遍看在地上有没有留下什么…
    此时监控器的镜头随着呢只猴子转动这屏幕面前的人视线十分的灼热“说来这只蠢猴子好像是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吧…”
    “该隐?!他一个人把两个人的任务做的如此完美…为了什么…为什么他人会消失…身为天才的我居然一点头绪都没有”
   
    三
    突然想到可以去监控室看看这一切过程说不定也会找到该隐…心急如焚的猴子直奔监控室“该隐等我”
    “看来这个天才得称呼果然不是闲置的啊…不是白称呼的啊……如果你平常也可以这样看着我就好了…”
    推开门的一刹那一阵风袭过后眼前一黑…呢只活蹦乱跳的猴子就倒在了该隐怀里…
    “我说过…我会让你哭着求我的…”(轻吻上人的唇)转身离开了根据地
    “该隐…唔头好痛…你在哪?”身为特工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什么地方…但是尤里安并没有问这是什么地方而且在意这该隐的去向。
    “醒了吗…吃点什么?”
    “唔…除了头痛就是想喝口水…话说该隐你没事吧?不说过要在根据地会和吗?!你怎么一个人去执行任务了?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你是在关心我吗…我身为医生不会受伤所以你就安心的待在这里不许走”
    为什么?…为什么不囚禁他?……这样的话他就可以一直一直的待在我身边……算了先观察一段时间吧
    “该隐?啊啊不对…医生这里是?”这句话总算是从你这个特工身上说出来了啊…大笨蛋
    “我家…我先去向总部回报任务完成…要吃什么冰箱里有,实验室不许去”
    说完要交待的事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四
    临走之前尤里安听到声音并不大的一句…“叫我该隐也是可以的”
    很快…很快我会让你成为我的…我的所有物不,是爱人…对没错看着你对我笑…你对我发呆…为我哭
    “我记得后来是该隐把我搬回来的吧…”还在床上躺着的猴子并不知道呢个房屋的主人正透着摄像头看他“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什么啊都已经这么晚了该隐出去干嘛…是在故意躲我吗…”[点击开手机相册…心里想着…这个孩子会是现在的该隐吗…不对不对…该隐是该隐…亚伯是亚伯…]“但是仔细看的话…倒不如说两个人都一样呢…”正当某泼猴要起来的时候旁边的座机想了起来“喂…找谁?”
    “尤里安?…学校呢边我请过假了……占时你会不接任何任务还有最好把你呢条围巾给我烧了…不要让我看到,要吃东西的话…出门右拐的第二个房间第三个是卫生间…实验室左边第一个…如果进去了我觉得你会出人命”不带任何感情的挂了电话后看着屏幕里一脸茫然的尤里安…不觉得笑了一下“如果平常也这么安静就好了”
  

待吾从归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2395494424&uk=3460044815